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轮播广告
信息搜索
当前位置
在厄瓜多尔教汉语的故事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4-08-04 11:55:1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7月13日也许是2013年对我最重要的一个日子了。这一天我离开家,踏上了一条很多人惊讶的路——作为三对外汉语教师到厄瓜多尔去任教。心中既期待又忐忑。
小城教师空中见闻
    从洛阳坐飞机到厄瓜多尔的首都基多大概40个小时。说到坐飞机就不得不提到空姐。在中国,航班上都是二十几岁的姑娘,荷兰的“空姐”却基本都是老帅哥和年长妇女。虽然明显能看到他们脸上的皱纹,但是也看得到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。他们会看着你的眼睛问你想要点什么,不一定微笑却很真诚,他们会在乘客提出要求后说“稍等”,然后拿来你要的东西。有时候一趟走过去很多乘客都提出不同要求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记住的。有一位空姐在服务到带小孩的乘客时总是先跟孩子做鬼脸,然后再问孩子的爸爸妈妈需要什么,看起来很有意思。
    飞机在厄瓜多尔降落时,我被一位机组的老帅哥叫住。他拿出一张纸给我,上面是分别用英语、西班牙语和汉语写的一个通知,让我来念中文的部分。我当时刚睡醒,晕晕乎乎,加上一路上也没有机会说中文,还真是有点紧张。好在没有出错,顺利念完,最后不忘说声“谢谢”。旁边另一位机组的老帅哥很吃惊地说:“干得不错。”估计他看我蓬头垢面、一脸没睡醒的样子,没想到竟然还有点专业水平。就这样给漫长的飞行画上一个有趣的句号,走出飞机,不知道迎接我的还有什么……

有趣的时差和生物钟
     到了厄瓜多尔,一到下午我就哈欠连天,随便坐在哪儿都能睡着,一到凌晨三四点又清醒得不得了,肚子咕咕叫,总想吃点东西。因为中国和南美有13个小时的时差,这里的下午是中国的凌晨,正睡觉的时候,这里的凌晨又是中国的下午和晚饭时间。我的人漂洋过海,生物钟还落在三门峡。这样想感觉很温暖,一个人身上有多少家的烙印你也许从来都不知道,因为你很幸福地从没离开过……
    说到时差,让我想起我那将近40个小时的一天,7月14日凌晨从北京出发,当地时间14日下午到达厄瓜多尔,听起来只有十几个小时,其实不然。飞机像是诺亚方舟,载着人们追逐着逝去的时间,于是本是中午,在阿姆斯特丹变成了清晨;本是深夜,在南美,太阳还远远没有落下的意思。24小时的一天就这样被延长,仿佛生命又多出来十几个小时,倍感受宠若惊。

基多的一面之缘
    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就像一个披着面纱的公主,多一点了解,就多一点喜欢,最后被她深深地吸引。
    最喜欢基多的自然风景,蓝色的天空映着一座座大山,随便看哪个方向都像画儿一样充满无限魅力。一位中国朋友说,在这里拍照不需要取景,随便拍都是美景。
    这里的高楼大厦不多,但每一座建筑都各有特色,貌似杂乱无章,却让你看了还想看,每一个角落都有惊喜。大街上看到的人并不像我想象的一眼望去黑溜溜,这里的人种很多,白人、黑人不少,棕色的拉美人居多,当然还有亚洲人,像是大杂烩,同样是人,长得什么样都有,只是看着就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很神奇。
    当地一个朋友Favio说,基多早上很冷,中午很热,午后也许会下雨,然后是小冰雹,晚上又很冷,一天经历四个季节不足为奇。现在是旱季,所以我没能看到下雨,但是温差大确实深有体会:中午穿多薄都不冷,晚上穿羽绒服也不热,有点像我们中国的“二八月乱穿衣”,不过基多的每一天都是这样。

安顿在波多维耶霍
    从基多出发,大概折腾了4个多小时,我们到了要上班的城市——一个名字叫波多维耶霍的省会城市。
    下了飞机到住的地方,一路上可以用荒无人烟来形容,大概就像我们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要经过很多无人居住的地方。只不过勤劳的中国人开垦的痕迹遍地都是,而这里是纯粹的荒地,到处是长满了树的山头和在树上盘旋着的许多小鸟。当地接待我们的助理介绍说,这是厄瓜多尔某个省的首府,但是等我们到达目的地以后才发现,这要是在中国就是一个小乡镇。低矮的房子,路上稀稀拉拉的行人,和并不宽阔且坑坑洼洼的道路。这里的人看上去很悠闲。
    出租车拐了几次以后,我们进了一个院子,看起来像是个小区,只是没有单元楼,院子里都是肩并肩的复式二层小楼,各家门前有一小片草坪和休闲区域。小区内大概有三四排这样的房子,一排一排之间距离挺远,中间留着花坛和花坛两边的车道。我和两个大学生志愿者就住在这样一栋房子里。
 


想法简单的南美人
    从超市回来,助理叶德玛放下手中的东西,说:“你们的东西都在这里了,再见!”拥抱了一下,然后坐车扬长而去。归置东西的时候才发现,被我一路“抢救”的叶得玛要榨果汁用的果子还是没能跟她回家。在超市收银台的时候因为要帮我们的忙,她就差点丢了自己的果子,被我捡了回来;上出租车的时候她又忘记了,我从购物车拿出来塞进她手里;谁知道她把自己的果子连着我们的东西一起放下又走了。这是有多不操心,还是想法简单到只能记住一件事……
   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助理娜塔莎接机的那天。我们三个人,还有一大堆行李,可是她去接我们只带了一辆小汽车,下车才发现,这么多人和行李用一辆车根本不行。候在旁边的出租车司机们早就等着这一刻了,一个个过来让她选自己的车,可是她皱着眉头走来走去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猜她是担心机场出租车的安全问题。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问她:“你带的司机可靠吗?”她说可靠。我说你的司机带两个姑娘先走,你跟着我坐出租车。她想了想,说“OK”,然后和我一起坐出租车去了。想想这些我就想笑,我这个平时不操心、生活能力也不强的人,来到这里绝对是找自信来了。
    厄瓜多尔人的时间观念很弱,学生上课迟到是家常便饭,晚半小时也跟没事儿人一样;要是在中国,家长都不知道叫多少回了。
    也许正是因为他们是这样简单又悠闲的人,所以才会在我问路而对方又不知道怎么走的情况下,四处跑着找人帮我打听。学校约我四点半见面,我人生地不熟,四点二十五了还没找到地方。随便问了一个人,他也不知道。他先打电话问了一通还是不知道,又跑来跑去帮我问路上的人,一会儿跑得更远了,我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干脆就在原地站着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回来了,说带我过去,结果花了一分钟就走进了我旁边的办公楼。因为等人帮我问路,我晚了几分钟,不过没什么关系,因为这个古巴籍院长一个半小时后才出现。

语言不通不影响交流
    助理叫来送我到另一个地方去的是一位大婶。一个小时的车程中,她一言我一语,她说西班牙语,我说英语,我指着车窗外惊叹“好美呀!”她会解释一串有关的东西,我点点头说“就是这样的”。然后我再发表一通看法,她笑着点点头说“yes,yes”。阳光明媚,汽车飞驰。下车拥抱说再见,大婶抱着我在背上拍了又拍,大婶有些胖,抱着很温暖……
     从超市出来,坐上一辆出租车司机,说了我们要去的小区名字,司机说了一句什么,另一位志愿者说司机不知道那个小区在哪里。这什么业务水平,可是车子早就跑起来了。出租车司机拉着我们满城跑,看见路口随便转弯。这要是在国内,司机要么不载你,要么一个电话就搞定去哪儿,可是这老先生一点儿也没找人问问的意思。我们尝试着跟他说我们的住处周围有些什么,最后也是徒劳,他老人家一直摇头,然后是憨厚地笑。后来我们干脆放弃,都看着车窗外,这才发现,原来除了我们住的地方,这座小城还有很多不错的地方。
    终于到我们住的小区了,停车之后,我一边比划一边用英语问他可不可以等我们放下东西以后,再把我们送到可以吃到当地特色美食的餐厅。他听不懂,不过他点点头,然后他真的带我们到了一家餐厅。我给他看看我手机上的时间,一点,然后伸出两个手指做到这里来的手势,他看懂了。等我们吃完饭走出餐厅,他已经来了。这次不用说他就知道去哪里,很快就把我们送回了小区。
    人和人之间交流,语言有多重要,我说不清楚,但是我知道人的四肢一样可以传递语言,人的眼睛一样可以读懂信息,眼睛里的真诚、笑容里的友善一样可以传递你的意思。当你企图用语言表达一切的时候,也许你已经错过了很多美丽的风景……

 


 

盼达汉语大连国际汉语教师培训基地
www.panda-edu.com    

大连汉语考试服务网
www.dlica.org   

大连盼达汉语网校/在线学习对外汉语教师的最好平台
http://www.ablesky.com/pandachinese 

亲~如果你是用手机访问的此篇文章,请关注盼达汉语WAP中文网
 
http://wap.panda-edu.com

盼达认证

    扫一扫有惊喜!

国家汉办认证

孔子学院授权

ICA直属培训基地

中国共青团扶持企业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7大连盼达汉语学校
߿ͷ